当前位置:主页 > 百家姓 > 姓氏百科 >

雷州“三陈”:先贤清风播岭南

来源:未知  作者:佚名  时间:2021-04-07  

  南方网讯核心提示 有清一代,雷州出现了3个廉能之士:陈瑸、陈昌齐、陈乔森。尤其是陈瑸,更被称为一代“廉能并举”的贤官。他前后治理台湾10年,以其清廉能干,使当地社会经济各方面都得到极大发展,使台岛得以长治久安,台湾人民也对他产生了深厚情感。为此他与海瑞、丘浚并称为“岭南三大清官”。

  从康熙年间的陈瑸,到干隆年间的陈昌齐,再到清末的陈乔森,他们所处时代不同、各人禀赋不同,却都以高洁的操行,让清廉公明之风一路传承;而他们各自的经历也折射了清王朝由盛及衰的历史,发人深思。陈瑸治理台湾的功绩,也正受到海峡两岸越来越多的关注。

  时空透视

  问渠哪得清如许

  清初清官陈瑸的名字,很多人还不知道,但雷州人民知道,台湾人民知道:踏足雷州半岛,无论官民,提起陈瑸来,对其廉能都如数家珍;而台湾人民对陈瑸的敬仰代代相传——“名宦祠”里的陈瑸塑像不时有人拜祭,“把米庙”的佳话流传各地。这一切,都因他治理台湾期间的卓越功绩及其在各个任所的廉能之举。

  这也使我们在秋风送爽的季节里再访雷州,追逐“清风”,探寻“清如许”的渊源。

  在市区的二公祠、陈清端公祠,在郊区的陈瑸故居、陈瑸墓,在人们的口碑里,陈瑸“爱民如子,廉洁奉公;勤政为民,身体力行”。其清廉与海瑞、丘浚齐名,其功勋却出乎其右,为清代少有的“廉能并举”的贤官。

  陈瑸首功当推治理台湾。彼时的台湾只是一个海岛县。天高皇帝远,官绅勾结,敲骨吸髓,乱象丛生。受命危难,陈瑸调任台湾知县。甫到任,他果断释放因交不起苛捐杂税被打进大牢的300“人犯”。私自放犯,被人举报;百姓不愿连累他,纷纷重回大牢,为其赎罪……从此,烟波江上,高山野径,到处都有陈瑸访贫问苦的清癯身影。从台湾知县、台厦道台到福建巡抚,前后累计10年,陈瑸功勋卓著:惩治贪官,轻徭薄赋,兴学助教,启迪蒙昧,革除陋规,巩固海防……终使台岛物阜民丰,长享太平。

  在康熙大帝的“口碑”里,陈瑸不但是“清廉中之卓绝者”、“尚书门第”,更是“国家祥瑞”、“苦行老僧”:宵衣旰食,谋国恤民;身为封疆大吏,依然轻车简从;生前身后,几间破屋,一抔黄土。

  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在庙堂之上,陈瑸不改其志。这种清正廉能,对后人影响至深:干隆年间进士陈昌齐,刚直不阿,拒绝和珅的诱惑,宁可外放温州兵备道;任内公正廉明。晚清举人陈乔森,官至户部主事,见官场黑暗,不愿同流合污,毅然回乡教书……

  “问渠哪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。中华民族厚重的历史,哺育出了一代代廉能之士:有的为民请命,犯颜直谏;有的惩治贪官,不畏强权;有的洁身自好,一生清廉。而雷州这个偏僻的海滨小城,有清一代就诞生了3位德能出众的官员。他们,或高居庙堂之上,或屈居海滨一隅,或挽狂澜于既倒,或扶大厦之将倾,或鹤立鸡群、特立独行,都一脉相承着清正品性。

  清风贯日月,浩气固常在。从陈瑸到陈昌齐,再到陈乔森,虽然所处时代不同、各人禀赋不同,却都以高洁的操行,让清廉之风递相传承。这些,都给我们以启迪,正如当地一位老者所说,“封建社会的士大夫都能清廉如许,如今的一些贪官污吏应该汗颜!”

  我们也同时反思,陈瑸等人毕竟受到时代的局限,即使清廉勤政,也挽救不了封建王朝覆灭的命运。而我们这个时代是与时俱进的时代,除了汲取传统文化的精髓外,我们还在加强民主与法制建设。廉洁的队伍与科学的制度相辅相成,中华民族必将实现伟大复兴。

  站在陈瑸当年捐款修筑的海堤上,眺望一水相连的台湾,我们也不由感叹:台湾与大陆自古血脉相连,台湾人民世代纪念陈瑸,对祖国的深情可见一斑;一帮不肖子孙却企图割断历史,岂非数典忘祖?清风,明月,将伴随着陈瑸文化,牢牢地联结着海峡两岸,任谁也割裂不断。

  穷睇眄于青天。如今雷州人正探索如何汲取传统文化的精华。他们已开始挖掘、弘扬陈瑸文化的行动:《陈瑸诗文集》等相关书籍已出版;电视剧《陈瑸》正在筹拍;陈瑸故居、陈瑸墓也在修缮;还要建陈瑸公园和陈瑸纪念馆。不久,他们将举办陈瑸文化研讨会,邀请大陆和台湾著名学人参加,共襄盛举,“共建精神家园”。

  记者目击

  雕梁虽褪色流韵却长驻

  秋日的雷州,清风飒飒。在这个可以极目高天、使人神清气爽的日子里,我们踏足雷州,探访3位廉能之士的遗迹,听当地人讲述他们如清风般广传天下的故事。

  陈瑸首功治台湾

  台湾人感念陈瑸,每天煮饭都从锅里抓回一把米放好,后用积攒下来的大米换成材料,建“把米庙”纪念陈瑸。

  “二公祠”建成于上世纪80年代,位于雷州市区风景秀丽的三元塔公园内,为二进四合式院落,是雷州人民为了纪念陈瑸、陈昌齐两位出自本土的贤官而建造的。岁月匆匆,雕梁画栋已褪色,长驻这里的,是二公的流韵清风。

  祠内史料,以及《陈瑸放犯》的剧照,引出了陈瑸“海疆治行第一”的故事。

  彼时的台湾乱象未息,官吏勾结豪绅,趁机盘剥百姓,几乎激起民变。

  受命于危难之际,1702年,46岁的陈瑸从福建古田知县调任台湾知县。到任后就发现300贫苦农民因交不起苛捐杂税,被当作犯人关进大牢。得知原委后,陈瑸果断下令释放了他们。私自放犯,不但触犯了一些官员的既得利益,更是触犯了“天条”,他们上书皇帝,指陈瑸犯了死罪。已经流散到各地的百姓闻讯,不愿连累陈瑸,纷纷回到大牢,为陈瑸赎罪,以致出现了多出几名“犯人”的蹊跷事。原来,有几户人家,各自以为亲人远逃了,便竞相跑回来为陈瑸顶罪。讲解员说,这段史实,上世纪80年代被编写成雷剧《陈瑸放犯》,至今在各地常演不衰。

  据祠内陈列的《陈瑸》一书记载:访贫问苦中,陈瑸发现许多家庭只有独女,人丁不旺,对台湾发展不利。深入调查,才知道台湾有一恶习:妇女头胎生下的是女孩,人们就认为是妖魔鬼怪投胎,此妇就永不敢再怀孕生子。

  陈瑸教育民众不要迷信异端邪说,可继续生儿育女。在他的教化下,民众抛掉陋习,许多家庭的“亚二”、“亚三”纷纷呱呱坠地。感念陈瑸恩德,他们长大后,每天煮饭,都从锅里抓回一把米放好。日积月累,他们用积攒下来的大米换成材料,建庙纪念陈瑸,命名“把米庙”。

  另据《清史稿》记载,陈瑸从政20年中,10年与台湾有关。从台湾知县、台湾厦门道、福建巡抚,到闽浙总督,他任内功勋卓著:整顿吏治,惩办污吏贪官;轻徭薄赋,减轻农民负担;捐俸修建文庙,倡设社学,启迪蒙昧;革除陋规,破除异端邪说;抗洪抢险,背着沙包上一线……因他的清廉能干,荒岛得到教化,成为“海滨邹鲁”;台岛日渐繁荣,生机勃兴;台湾海防巩固,物阜民丰……

  祠内陈列的史料也记载:陈瑸每次赴台岛,当地百姓都奔走相告,欢呼雀跃。他调任湖南巡抚时,台湾万人空巷,纷纷上街挽留。有人甚至上书朝廷,要求永留陈瑸在台湾。不幸的是,陈瑸64岁、将任闽浙总督、继续署理台湾事务时,因积劳成疾,阖然长逝。台湾百姓闻讯,失声痛哭。因康熙赐谥陈瑸“清端”,台湾百姓遂塑“陈清端公像”两尊,一尊送回雷州,一尊永留台湾。为使塑像栩栩如生,民众纷纷拔下自己的胡须粘在塑像上。一位多年研究陈瑸的当地学者说,至今,台湾的那尊塑像,依然屹立在“名宦祠”里,不时有民众前往拜谒。

  清风清操递相传

  陈昌齐公正廉明,奸相和珅看中了他的才华,许以高官厚禄,陈断然拒绝,宁可外放温州兵备道。

  祠内的陈瑸塑像,据说是按照仅存一张的陈瑸遗像制作的,面容清瘦。

  上挂一镏金诗匾:“留犊从来汉史传,建牙分阃赖官贤。宽弘驭史当持法,休养安民务使全。岭海屏藩靖蜃气,关山保障息烽烟。迎年节近新春至,援笔枫震饯别篇。”此为康熙大帝召见陈瑸时,写诗称赞他的德能,御笔亲题。

  “文革”中,红卫兵要“破四旧”,乡民把它垫在床板下边,这才躲过一劫,成为珍贵的历史文物。

  室内史料说明,陈瑸清廉一生的风气影响了干隆年间的陈昌齐和晚清的陈乔森。

  室内陈列的陈昌齐塑像,面容清正端肃。《雷州史话》有篇章道出了他刚强忠直、公正廉明的品性:奸相和珅看中了他的才华,许以高官厚禄。陈昌齐断然拒绝,宁可外放温州兵备道;任内屡屡拒绝贿赂,倍受当地人民爱戴。本村与禄切村闹矛盾,乡民写信求他以权势压制对方,字号“观楼”的陈昌齐答,“有千年禄切,无百年观楼”,劝导乡人与邻里和睦相处。讲解员说,现在,这句话已成雷人俗语,有了纠纷,大家便会引用这句话,化干戈为玉帛。他勤政廉洁,为国为民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病逝前,他对子女说,“我只有‘清白’留给你们!”。

  清末举人陈乔森做官后,眼见官场文恬武嬉、贪贿盛行,不愿同流合污,毅然回乡教书育人;并将诗书画印融为一体,蹊径独辟,人称“岭南才子”。

  在“二公祠”旁的博物馆里,我们见到了陈乔森的真迹:书法潇洒飘逸;画作以螃蟹为主,具有浓厚文人气息。馆长说,陈乔森之所以喜欢画螃蟹,是因为螃蟹的“特立独行”彰显着作者卓然不群的品性。

  二公祠自建成后,每天都迎来八方游客。我们去的那天下着小雨,天公虽不作美,仍有许多人前来瞻仰先贤风采。有客留言:“虽不能至,心向往之。”

  生前身后皆清廉

  陈瑸下乡视察,常与侍从分吃一个咸蛋;去世后葬于家乡荒僻处,不占良田。

  陈瑸故居在雷州市郊的南田村(古称东湖村),因年久失修而变得残旧,但周遭镶嵌着的“尚书门第”、“国家祥瑞”、“清廉第一”等石匾依旧清晰可见,据说均为康熙皇帝御笔亲书。

  故居正在整修中,我们从一侧山墙发现,故居原存的砖木,大小、长短不一。村民说,陈瑸廉洁爱民,在民众中的威信很高。雷州半岛沿海堤岸受到大潮冲袭崩陷,良田被淹,农民受苦,他把所得的5000两廉银全部捐出,修筑海堤,加强海防。但自家的屋子被海潮淹没,却拿不出一文钱来修筑。

  民众知道后,有砖出砖,有木出木,用千家万户凑起来的材料将其重建。这种“官爱民,民爱官”的故事数不胜数,在南田村采访,村民都热情地跟我们攀谈,说起陈瑸,个个都能讲出一段珍闻。现在,当地人自愿捐资两万元,湛江及雷州市委宣传部也拨出专款,依照清代的宅院结构来整修陈瑸故居,建造陈瑸纪念馆。

  南田村外的陈瑸墓十分简陋:一半球状土丘,长满了野草;只康熙皇帝御赐的墓碑,高两米,显得壮观些。碑文分别用满文和汉文书写,虽经风雨侵蚀,字迹依稀可辨。

  碑文称,陈瑸“居官甚优,操守极清”。《陈瑸》一书记载,他下乡视察往往与侍从分吃一个咸蛋送饭;迎接的官员为了他是高官,安排了“仪仗”等候,没想到他只带一个侍从,风尘仆仆而来。生前,他说“贪取一钱,即与百千万金无异”,所以从不贪占一文钱;临终,还把节省下来的俸禄全部捐给国家,一无所留。陈瑸的德行让康熙感动,嘱咐风水先生给他选一块宝地安葬。沿途,风水先生觉得有两处风水宝地可安葬,但陈瑸儿子认为阻碍农民耕种,便说,“父亲出生贫苦农家,热爱土地,不能浪费良田啊。”于是,陈瑸的灵柩运回家乡一荒僻处下葬。

  南田村的老人们说,陈瑸墓在“文革”期间曾被毁。一些“红卫兵”以为清代大官的墓里肯定有金银财宝,遂将墓挖开,没想到里面除了官帽上镶嵌的一点白银和衣服上的一串朝珠外,别无所值。随后,村民将陈瑸骨殖收好重葬原地。1992年,陈瑸墓被列为雷州市文物保护单位。我们看到,墓地周围已经筑起几尺高的石砖围栏,那是乡民感念陈瑸清廉,自发修建的。现在,雷州市已经拨出专款,要在此建造一个陈瑸纪念亭,以供后人悼念。

  “三陈”生平贡献

  陈瑸(1656-1718)雷州市附城镇东湖村(现南田村)人。清康熙进士,曾任台湾知县、台湾厦门道、福建巡抚等职;将任闽浙总督,因积劳成疾病逝,享年64岁。在台湾任内平冤狱,禁酷刑,革陋规,恤平民,兴学校。一生清正廉明,康熙赞其“谋国恤民”、“清廉中之卓绝者”、“苦行老僧”,与海南的海瑞、丘浚并称为“岭南三大清官”。赐谥“清端”,追授礼部尚书,入清廷“贤良祠”。

  陈昌齐(1743-1820)号观楼,雷州市调风镇南田村人。清干隆进士,历任翰林院编修,浙江温州兵备道等。性刚强忠直,为官公正廉明,任内颇受人民爱戴。

  陈乔森(1832-1905)原遂溪县东海岛人,后定居雷州城。清咸丰举人,户部主事。后辞官从教,执掌雷阳书院,桃李满天下。性磊落,擅书法,工诗善画。

  书记观点

  湛江市委常委、雷州市委书记李昌梧:弘扬陈瑸精神具有现实意义

  雷州历史悠久,文化积淀深厚,以陈瑸为代表的雷州陈瑸文化更是雷州历史文化的闪光点。深入考证、弘扬这种文化,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。

  从陈瑸的“知谋国而不知营家,知恤民而不知爱身”,可以看到他清廉第一、勤政为民的为官之道。我们要弘扬他的这种精神,树立和落实科学发展观,践行“海纳百川,励志图强”的雷州人精神,推动雷州经济文化建设和社会的全面协调发展。陈瑸治理台湾期间,体恤民情,化解民族纷争,功勋卓著,深得台湾民众敬仰。挖掘和弘扬陈瑸文化,对祖国的和平统一大业必将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。

  当前,由中共雷州市委宣传部牵头,挖掘、保护、宣传陈瑸文化的工作正紧锣密鼓地展开:修复有关陈瑸的文化古迹,包括陈瑸纪念馆、陈清端公祠、陈瑸墓,规划建设仿古附属建筑物(亭、坊),增设陈瑸生平内容碑记;召开陈瑸文化研讨会,已邀请京、闽、川、湘、粤及台湾等地学者参加;编辑出版《陈瑸文化研讨文集》;筹拍电视连续剧《陈瑸》;策划开发以陈瑸遗迹为重点依托的,具有雷州特色的历史文化旅游资源。

  专家说法

  暨南大学博士生导师汤开建:研究陈瑸文化裨益廉政建设

  历史事实说明,台湾是汉族和高山族人民共同开发出来的,台湾人民和大陆人民血脉相连,人为的因素无法阻断血缘纽带和精神纽带。陈瑸在台湾的政绩,就极具说服力。史称“治台第一人”的陈瑸,治理台湾期间,使经济、海防、吏治、文教各方面都取得了极大发展。从历史上看,台湾曾几次与大陆分离,但最终都归于统一,其中最主要的因素正是两岸的血脉相连和文化一体。研究陈瑸,借鉴前贤,对祖国统一具有重要意义。

  “鉴往知来”。长期研究陈瑸,我发现他具有历代贤官共有的特点:爱民亲民,勤政为民;生活节俭,拒绝奢侈;淡于钱财,耻于纳贿;为官清正,政绩突出。设想,假如现在的官员都能这样做,社会的进步又如何?史实告诉我们,历代贤官的施政精神和行为结果,对稳定政权,促进社会发展,功不可没。今天研究雷州陈瑸文化,对廉政建设,对探讨如何增强执政能力,都会大有裨益。

精彩图文